《本文轉自 愛麗絲夢遊世界 非經授權,請勿任意轉載!》

發生車禍後,我不經意地在臉書上看到一句話:「發生在別人身上就是故事,發生在自己身上就是事故。」其實,我對於會有這樣想法的人感到有點惋惜。事故是人力無法控制的偶發事件,無論你多小心,世界上總是有那百萬分之一個可能。但故事是可以被寫出來的。事實是,如果你的人生中沒有什麼令人振奮的事故,那麼你連故事題材都沒有。我自己就沒看過什麼電影或小說,是在敘述一個平順生活的故事。好吧,也許有,但至少我沒興趣到連看都沒看過。誰想看一個一生一帆風順的人的故事,無聊!

大家都看過或聽過蜘蛛人、鋼鐵人、機器戰警、 金鋼狼 、愛莉塔等,其中一個電影或漫畫吧!他們每個都是孩子們甚至成人那個內在孩子的英雄,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什麼他們的電影會如此賣座,因為即使是大人也都偷偷在內心想成為這些故事中的主角。蜘蛛人因被變異蜘蛛咬傷得到超能力;鋼鐵人因為意外失去心臟只能靠機器心臟活下去;機器戰警在打擊犯罪時,意外失去四肢被改造成機器人;而金鋼狼被迫接受變異實驗失敗雖然死而復生,手上卻多了他不想要的鋼鐵爪子;愛莉塔原本則是只剩下頭顱的一堆廢鐵。

在科技和醫學尚未發達的八零、九零年代裡,這些故事帶給還對未來充滿幻想的一般老百姓們希望,幻想自己就是故事中那個與眾不同的英雄,打敗壞人得到眾人的崇拜。即使在科技和醫學相對發達的現在,這些故事還是重複的被歌頌著,唯一不同的是,這些故事在現代已經成真。但蛻變是痛苦的,從凡人變成英雄需要先經歷足夠的考驗,就和毛毛蟲變成美麗的蝴蝶一樣要能破繭而出。

在宥宥還沒成為學校的獨腳英雄之前,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好動四歲男孩,他天經地義得享受著奔跑的快樂,享受著在公園裏騎腳踏車迎面而來的微風。直到他被公車狠狠輾過後,那右腳掌截肢帶來巨大的疼痛,加上那突如其來讓身體無法負荷的傷害,導致宥宥除了腳上的疼痛,還連續兩周發著四十度高燒。而這種突如其來的傷害叫做「創傷」。生理創傷和先天疾病不太一樣,身體無法馬上適應這種不管是什麼倒楣原因而造成的改變,所以除了傷口上的疼痛還伴隨著無法控制的其他生理症狀,發燒、神經痛、焦慮、甚至幻覺。甚至連我這個經歷過生產吃全餐的媽媽,都不再敢說「生產痛是世界第一痛」,因為除了目睹宥宥那痛苦的模樣,我還嘗到身為母親無能為力的心痛。(對了,生產吃全餐的意思是先自然產痛完生不出來,又進開刀房把你的肚子從外到裡「剖七層」剖開。)

再來就是這些事故帶來的心理創傷,心裡創傷短則維持數月,長則一輩子。之前我就分享過我發生車禍當時的崩潰和自責,還有我和宥宥嚴重的創傷後症候群。這些恐怖又心碎的過程,讓我寫三天三夜都不夠。也許你可以常常在電影或小說裡看到這些心理創傷的描述,也可能跟著主角流淚,但和看電影不同的是,看完電影你可以輕鬆的說「喔!真不敢想像這發生在我身上,當英雄太累了,我還是選擇當平凡人就好。」遺憾的是,意外要不要來不是你能決定的。

你可以選擇一直活在事故裡,也可以選擇為你的人生寫下新的故事,而我選擇寫下新的故事!在發生車禍後一個月後,我告訴我自己要為了兒子振作起來。我不斷上網搜尋關於腳部截肢的任何相關資訊,任何有可能的關鍵字我都會試看看。因為中文的相關資訊實在少得可憐,需要用英文搜尋才容易找到資訊,我只能一邊找資料一邊查字典。不是我愛抱怨,醫療這麼進步的台灣,我竟然找不到幾篇關於截肢和義肢的文章,倒是不少「如何防範糖尿病截肢」的文章。哈囉~台灣很多人已經截肢了,他們也是有醫療需求的公民啊!這就是為什麼我後來決定開始分享我和宥宥的經歷的原因。

其實,經過一連串在住院跟意外後續需要的所有醫療保險文件,和數百通電話與電子郵件後,我覺得自己的雅思已經7分了!(在澳洲要當護理師雅思需要7分,醫師8分,滿分是9分。之前在護理系大學畢業時,雅思只有6.5分,我覺得當初英文都沒現在好。)因為醫院裏常常提到殘障奧林匹克,所以我讓宥宥看殘障奧林匹克的短片。我和他仔細看每個選手的腿和腳,發現大部分的人都是失去雙腳或是一整隻的腿,我要宥宥看看這些原本失去雙腳的人,有了義肢也跟閃電俠跑的一樣快。我也在YouTube上找尋穿戴義肢跳舞的舞者,讓喜歡跳舞的宥宥可以跟著跳舞,一方面也是想說服自己:宥宥也將會像原本一樣自由自在的隨著音樂起舞,然後我找到了在Dance with stars(美國知名的舞蹈節目)跳舞的艾咪.普蒂。

我看到一個身材肌肉線條幾乎完美、美麗的女人,自信並腳步輕盈的完美詮釋著踢踏舞、現代舞、爵士舞、熱情性感的拉丁舞、各式各樣的舞,仔細向下看,你才會發現她的兩隻小腿都是義肢。她是艾咪.普蒂,19歲時因為細菌性腦膜炎雙腳膝蓋以下遭截肢,同時也是一位殘障奧林匹克滑雪選手。一股強大的力量穿過只是無機體的電視直衝我腦門,我看著她優雅自在的舞蹈竟然眼淚不停流下。第一次領悟生命的可能性是如此強大!這個穿著人造腿的女人不但踏著跟一般舞者一模一樣的舞步,這舞步還多了靈魂。穿著原本不屬於自己的人造腿行動需要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,我們平常理所當然的每一步對他們而言都需要加倍的努力。這舞除了紮實的基本工操練,還多了一般人沒有的毅力與勇氣,她的每一步,都散發著一股堅定的氣息。

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一個相信生命有無限可能的人,總是很自豪走出雙親病逝的那段日子,自豪在沒有雙親的狀況下,選擇自己扛下債務,帶著孩子離開不快樂的婚姻,驕傲自己咬著牙把孩子帶來澳洲生活。但在車禍發生後我才知道,我還差得遠了!原來我一直活在框框裏,在看到艾咪之前,我從來就沒相信過沒有腳的人可以美麗的跳舞。

我也一直都是一個倡導「不一樣」沒什麼的人,但我卻如此在意我兒子的腳從此看起來跟別人不同了,即使我知道他很幸運的在被公車輾過後只失去一隻腳掌,即使我知道他穿上義肢還是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樣又跑又跳。我突然驚覺:「我跟那些擔心自己孩子是同性戀的父母有什麼兩樣?」無論我的孩子是一隻腳還是兩隻腳,喜歡同性或異性,未來要上大學還是要當技術工,他還是那個我期待了十個月,終於來到我身邊的那個他呀!

我們習慣在睡前一起感恩一切,宥宥總是笑著說:「謝謝阿彌陀佛、謝謝菩薩、謝謝聖靈,宥宥很幸福!宥宥愛馬麻,馬麻愛宥宥」,有時候他也會在吃到好吃的食物說這段話(對,我是多神論者)。一個夜晚入睡前我和宥宥照例感恩一切,前幾天他才剛看了穿著義肢跑步和跳舞的人們,他一如往常用力閉上眼睛,天真活潑的笑著說出我們原本的感恩文,並接著說:「謝謝給我新的腳腳,謝謝我還有膝蓋,我想要一個閃電俠的腳,因為我跟他一樣可以跑很快。」就這樣,我發現他已經欣然接受腳腳不見了的事實。他跟我相反,他不看他已經失去的,而是看自己所擁有的。一切就是這麼的自然、這麼的簡單,簡單到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原來,只有我才是那個放不下的人!

所謂意外就是「意料之外」,我們無法控制人生的無常,因為世界上總是會有那百萬分之一的可能性,這場意外改變我和宥宥的人生,但是個正面的改變。我知道身為父母如果遇到這樣的意外,一定會無止境的責怪自己。我們絕對有權利生氣、難過、崩潰,但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不是如何避免意外發生,因為我相信每個父母都已經非常的努力保護自己的孩子免於傷害了。我想告訴大家,無論多糟糕的意外發生在我們身上,命運都還是能自己掌握的,與其教導孩子害怕失去,不如勇敢面對人生的無限可能。

從各種宗教的角度來看,這場意外可能是上帝給我們的安排,可能這世要我們練習的課題,也可能是因果的報應,我都相信。我也相信這宇宙大到用我們人類想到想不到的方式在運行著,而這世界也不斷的有新的物種被發現、新的科技被發明。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們遭遇這意外,但我知道,經過這場意外,我和宥宥將成為更強大的人種。「如果你的生命是一本書,而你是作者,你希望讓故事如何發展?」-艾咪.普蒂:生命無限。

愛麗絲夢遊世界
Author Details

台灣長庚護專畢業/澳洲格里菲斯大學護理系畢業,不誤正業一頭鑽進烘焙世界的護理師。開過5年餐廳,因父母早逝,離婚後又背一身債因此頓時失去方向,決定獨自帶著當時3歲的兒子開始環遊世界,最後落腳澳洲雪梨。原以為正要安定下來,一場嚴重車禍再次改變我的人生。 希望我的經歷和生活,能鼓勵覺得自己在人生谷底的你/妳。(育有一子,五歲)